農見度:曼哈頓改名曼哈屯,是賭氣,還是高級黑?

近來,海南、陜西、河北、廣東、浙江等地開展清理整治不規范地名工作,對居民區、大型建筑物和道路、街巷等地名中存在的“大、洋、怪、重”等不規范地名,進行規范化、標準化處理。這件事在網絡上引起正反兩方面的議論。

友農君向來對新聞事件敏感,對這件事自然不能不發表意見。這不,電話就來了:太好了,早該整治了,一個中國人的地方,起什么洋名?一個小縣城,小集鎮,也曼哈頓、歐洲城,唐詩宋詞里那么多好詞,為什么都不用,偏偏用一大堆莫名其妙的洋名?有的小鎮,連洋人的毛也見不著,連洋文化的影子也看不到,也起個假大空的洋名,分明是崇洋媚外。不過說他們崇洋媚外也不是很準確,他們其實是崇歐媚美,你看,就沒有多少起非洲、亞洲洋名字的。

友農君憤世嫉俗已成習慣。不過他說的這個,也確實是近些年來一些地方建設中的亂象。看起來是開發商嘩眾取寵、夸大其詞的營銷,但其本質是一種社會心理的反映。雖然不至于月亮都是外國的圓那樣夸張,但對歐美從物質到文化的仰慕,已經浸染到一些人的骨子里,甚至反諷到,無論是崇洋的,還是民粹的,雖然一個是逢洋必贊,一個是逢外必罵,但洋、外在他們心目的重要地位是一樣的。作為一個五千年的文化大國,強化我們的文化自信,是走向民族復興的基礎和標志。可以從這個角度理解清理整治地名亂象的必要性。

但在這過程中,好事一定要辦實、辦好。我們這方面的教訓太多了。明明是好經,卻被念歪了,政策執行過程中或因求快、蘿卜快了不洗泥;或因一刀切、一陣風、運動式;或者,開始時嗓門大得很,一遇輿情沸騰,就慌了手腳,應對失措,甚至被裹挾、轉而跟風,忘記了其當初為什么出發,來了個自己打臉。這次整治不規范地名中,一些地方本來理直氣壯,卻因為處置瑕疵,又回應輿論不力,頻現敗象,已成尷尬騎虎。有的地方規范地名中,改掉假大空的洋名是對的,但不要洋名,就一定要土得掉渣的土名嗎?正如友農君所言,唐詩宋詞里那么多典雅文藝的名字不起,偏去起土哈哈的名字?有地方把曼哈頓改名曼哈屯,不是他們沒文化,我看是有人在賭氣,故意起個土名來寒磣你,甚至是一種高級黑的表現。就是把你一件正當的行為往極端里推,推到眾人都認為不可思議的地步,從而達到否定你的目的和效果。可惜一些地方的做法實在是授人以柄。其實,有些事情操之太急、太切,往往事倍功半。縱是好事、正義之舉,也要考慮到社會承受力,這個承受力不僅是對社會公眾說的,其實也是對施政者自己說的,就是你準備好了嗎?如果反對的聲音很大。所以,事前必須反復沙盤推演,要問自己,你準備充分了嗎?你這樣做,有沒有充足的法理和政策依據?如果出現輿情物議,怎么應對?要不要先做好輿論動員?底線可不可以考慮老名老辦法、新名新辦法?或者,對影響惡劣的堅決改之,對時間較長、群眾已經接受的彈性處理?等等這些,都是做一件正當事、一件好事,所應該做的預習功課。做實事最難,難就難在這里。

中國人向來講名不正則言不順。夫名字,關系一個人、一個地方的形象,不可謂不重。但名字也向來是時代氛圍的反映,新中國七十年,人的名字從建國、國慶,到衛東、文革,再到1980年代流行起單字,男孩叫偉、凱、杰,女孩叫娟、芳、娜,再到后來瓊瑤式名字,以及現在都有父母姓連在一起的新復姓。地名也是一樣,從反帝、反修、建設,到恢復傳統地名,展現的是時代的漫漫變遷。我們現在適逢民族復興的新時代,展現中華文化的自信,一定是我們這個時代的醒目標志,人名、地名自然也要體現這種文化自信,不讓那些假大空的洋名字泛濫是我們文化自信的應有之義。

當然,文化自信不是盲目自信,不是排斥外國文化。一個偉大的文化從來都是吸納一切優質的營養,中華文化也是這樣一路走來的。我們建設新時代的文化自信,也一定要吸納世界各地的優秀文化,這也是改革開放的一個經驗,需要我們始終堅持。但重要的是,我們怎么對待域外文化?還是要“拿來”,不能“搬來”。拿來”的為我所用,助我成長;“搬來”的我為它所累,壓壞坑死我。

過去翻譯家強調,翻譯外國作品,一定要“信達雅”,也就是一要準確,二要順暢,三要文雅,這既尊重了原著內容,又適應了本土文化,某種程度也是一種拿來主義。所以看看先賢翻譯的洋人的地名,很多都與中華文化做到了無縫對接,就像楓丹白露、香榭麗舍,雖然是洋人的地名,但怎么看都展現了中華文化的典雅蘊藉,都是詩經宋詞里面的意象。所以說,不是排斥洋名字,排斥的是那些假大空的洋名字、那些沒文化的假洋鬼子名字。

友農君深以為然地說,希望有關部門在審核那些小城鎮的地名、樓盤名、小區名時,堅決堵住那些假大空的假洋鬼子,以后起名,也要按照你說的“信達雅”原則來起。我看,那些假洋鬼子,首先就夠不上“信”,不符合事實啊,你這地方跟人家歐洲一毛錢關系也沒有,房子長得也不像歐洲,憑什么起個歐洲名字?這就是不“信”!你那名字佶屈聱牙,念著嘴里都拌蒜,不知所云的,也夠不上“達”,“雅”就不提了,更談不上。

反對假洋鬼子,并不是要回到土財主。“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,就是我們的奮斗目標”。崇尚美,渴望品味,期盼好生活,這是社會主流價值的所在。賭氣式的改名,說它沒文化是輕的。

二維碼

(掃一掃)
關注中國農網

返回頂部
北京赛pk10历史记录 云南11选5中奖技巧 福建十一选五怎么算中奖号码 2018投资厂房工地能赚钱吗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統果 长安欧诺跑货拉拉赚钱么 安徽十一选五最大遗漏 快三技巧 000001上证指数行情 四川金7乐奖金 德国gmp赚钱 广西11选5近1000期 分分彩平台骗局 三公大小怎么比 体彩四川金7乐玩法介绍 皓月至尊能赚钱吗 广东新11选5投注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