農見度:“操場埋尸案”,如果沒有掃黑除惡,如果沒有案中案!

周末夜讀,偶翻閱明人凌濛初《二刻拍案驚奇》,第二十八卷寫了一個故事。

話說黃州府有一瓜農,瓜地里結了一個大瓜,一直留著,準備以此巴結有錢有勢人家。一日巡看瓜地,看一乞丐打碎了他那大瓜,連瓤連子正在那里亂啃。這瓜農當即怒從心起,操起鋤頭,照頭就是一下。那乞丐不經打,立時就腦漿迸流,死于地下。瓜農慌了手腳,就在瓜地挖了個坑,把乞丐埋了,將地抹平。這事做得神不知鬼不覺。第二年,原瓜處又結了一個大瓜,比去年那個還大,他還是舍不得采摘。此時正好縣衙門有人害了熱渴病,想尋個大瓜吃,正好打聽到這瓜農有一大瓜,遂買將回去,喜滋滋剖開,誰知各位一見都吐了舌頭,眼見流出的都是血水。縣令道,“此間必有冤事”。當即現場查看,把結大瓜處挖開,只見瓜根正長在一具尸體的口中,尸體滿口尚是瓜子。到此之時,那瓜農只得招了。凌濛初在此寫道:“可見人命至重。一個乞丐死了,又沒人知見的,埋在地下已是一年,又如此結出異樣大瓜來,弄一個明白,正是天理昭彰的所在”。

讀罷故事,時已更深,月色闌干,大地寂寥。雖覺先賢在說故事,故意弄些靈異之事,好宣揚他的因果報應之說,顯見的是無稽之談,毫無科學道理。但在心里感受上,還是不由得不嘆服:天網恢恢,疏而不漏;人網密密,百密一疏。

第二天白天,朋友友農君就給我推送了一篇湖南新晃 “操場埋尸案”的文章。讀罷更是心膽俱裂,令人震驚莫名。這種存在于《三言兩拍》、《洗冤錄》和電視劇《鑒證實錄》里的故事,竟然在現實中上演了。一個2003年的罪惡,雖然被埋到黃土中,但16年后還是見了天日。凡做過,必留下痕跡。出來混,遲早是要還的。信了這話!那一刻,當推土機推開塵封的時光,真相開始被還原。在中央督導組的鍥而不舍下,一場掃黑除惡,終于牽出了案中案。你能說不是天理昭昭、正義長在嗎?

壞人膽子太大了!友農君氣憤莫名:作案者竟然在學校操場埋尸!是啊,有哪個歹徒會傻到把自己殺的人,埋在人來人往的操場上?要在短時間內在操場上埋一個人,不可能像《二刻拍案驚奇》里那個瓜農,用鋤頭在瓜地刨個坑就能完事,得有推土機才行。友農君深有同感:推土機會發出很大的聲音,在夜晚更是傳得很遠,雖然當晚下雨,雨聲能夠掩蓋一些聲音,但又有誰雨天晚上干挖土的活?挖出的土和雨水混在一起,那不是在和泥嗎?第二天,人們還會問啊,昨晚操場在干什么啊?推土機響了半天,在挖什么啊?怎么今天操場上還是平的?是埋什么嗎?這不是明顯的反常嗎?事出反常必有妖!如果此時正好有人失蹤,而且失蹤者還是學校的教師,而且失蹤者最近正在處于某種糾紛中,這怎不令人浮想聯翩?又怎不讓警方心生疑竇?友農君感慨,這個壞人為什么膽子這么大?他就不怕被發現?

但如果簡單地以為壞人就是傻大膽,那就是你太傻了。友農君大膽推測道,壞人的智商肯定不會比我等低多少。要不是他自己主動招供,這案子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破?畢竟失蹤案16年都沒有下文。他有膽量搞“最危險的地方最安全”的招數,肯定在最危險的地方有他最安全的屏障。所以說,不是他傻大膽,而是他心里有數。現在他在掃黑除惡的雷霆之下主動招了,肯定也不是他幡然悔悟,一定是他知道大勢已去,知道在現在的大環境下,即使在最危險的地方還有他最安全的屏障,但這屏障斷然也不敢再保護、也肯定保護不了他了,所以他主動招出跟本案無關的案子,他這是在企圖立功表現。所以說,壞人的智商果然不低。只能說,在壞人曾經得逞的地方,一定有壞人得逞的環境和理由,一定是壞人有一套防身護體的金絲軟甲,一定有他為非作歹的保護網。但人算不如天算、法算,再厲害的保護網,在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中也是不堪一擊的。

友農君分析得頭頭是道。雖然我很想同意他的心理分析,但分析代替不了證據。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,相信很快就有權威信息發布,我們期待著公安部門找出鐵證來。

寫到這里,權威新聞來了,新晃的操場挖出的尸骸,經DNA鑒定,已確認就是該校失蹤教師鄧世平。據報道,鄧世平的妻子2003年1月25日9時許到公安機關報案,但不知怎么的,這么多年過去了,案情一直沒有進展。要感謝掃惡除惡!讓鄧世平的家人雖然活沒見到人,死終于見到了尸。此情此景,讓人不由得陷入思考。法律如何更好地保護普通百姓?普通百姓又如何用法律保護自己?顯然不能等待壞人作案多年后主動招供,也不能等著正義姍姍來遲。該如何完善維權機制?現代社會,拍案驚奇、洗冤錄時代的擊鼓鳴冤、攔轎喊冤,顯然已經不合時宜,但關心民瘼始終是為政的基礎。民間的冤屈、百姓的苦楚,必須得到伸張和撫慰,這也是共產黨人的初心和使命。掃黑除惡專項斗爭,就是要還百姓一個風朗氣清,就是要讓黑惡勢力瑟瑟發抖,就是把鳴冤的鼓送上門,讓老百姓在家門口就可以伸張正義。

此事發酵的這幾天,正好有篇網文在討論“遲到的正義是不是正義”的話題。確實,遲到的正義,作為結果,雖然能撫慰親人的心靈,吊唁受難者的亡靈,但需要受害者付出漫長等待的代價。那是怎樣的煎熬和痛楚,是怎樣的白天不懂夜的黑,又是怎樣的365個日日夜夜!就說鄧世平吧,16年前被人埋在操場,亡靈不遠,每天看著曾經工作的學校,卻被石頭壓著不能喊出自己的冤情,現在雖然得以昭雪,但自己早已是一堆骷髏,本屬于自己的煙火人生和紅塵愛恨,都已經與己無關,而可憐的遺孀和孩子,經受了多年的心力交瘁,現在雖然完成心愿,但他們的人生卻被永遠地改變了。這16年已經沒有幸福,之后的人生有沒有幸福,還很難說。能不能走出這段命運的陰霾,還需要艱難的心理疏導和撫慰。所以,為了彌補正義的遲到,我們一定要把所有的涉案者繩之以法,所有的!如果有保護傘的話,也一個都不能落下!活著的,要依法定罪!死了的,要依法定性!要以此案告訴世人,朗朗乾坤,容不下黑惡。

雖然說,遲到的正義是不圓滿的正義,但畢竟比不到要好得多。正義來了,始終比不來好。遲到的學生總比曠課的學生要有上進心。這種爭論的存在,起碼說明我們對正義的渴望和堅守,表明我們對法治的堅持和執著。新晃的“操場埋尸案”為我們建設法治社會提供了又一個解剖標本。

二維碼

(掃一掃)
關注中國農網

返回頂部
北京赛pk10历史记录 媳妇比老公能赚钱 极速飞艇在线计划 别先想赚钱 先让自己值钱 江西多乐彩今天开奖啦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股票融资杠杆比例规定 双色球除456公式 信阳爱玩棋牌游戏中心 中彩票下场 本彩新疆11选5 游泳健身怎么赚钱 山东群英会中奖规则 股票指数的分类 17149期胜负彩任九奖金 青海11选5遗漏 一般写小说怎么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