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冬病夏治”能成為欠薪頑疾的“治愈系”藥方嗎?

在這個炎炎夏季,過去總在寒冬時節集中爆發的農民工被欠薪問題,伴著“冬病夏治”字眼,與2019年第三批拖欠農民工工資“黑名單”一起,又一次成為社會輿論關注的焦點。

近日,人社部等七部委聯合開展根治欠薪夏季專項行動,提出“冬病夏治”,末病先防,旨在通過源頭和過程監管,扭轉年關討薪難、年年整治年年重演的被動局面。在為此舉叫好的同時,必須提醒的是,根治欠薪頑疾,“冬病夏治”還遠遠不夠。

拖欠農民工工資問題由來已久,其根治之難也是不爭的事實。曾經,每到春節前,寒風中討薪農民工那蕭瑟的身影和凄惶的眼神,總是一再刺痛著公眾。由此引發的集體上訪、“跳樓相逼”等群體性事件和極端案例,一度成為社會安定的一大隱患。

與此同時,治理欠薪這個頑瘴痼疾的步伐從未停止。以2003年總理幫重慶農婦熊德明討薪、掀起清理欠薪風暴為發軔,這些年來,各地各部門采取了不少舉措,如出臺工資支付保障辦法、建立工資保證金制度等。

尤其是2016年國辦印發《關于全面治理拖欠農民工工資問題的意見》后,整治欠薪力度持續加大,欠薪高發多發態勢得到明顯遏制。今年1—5月,全國各級勞動保障檢察機構共查處工資類違法案件2.31萬件,追發工資等待遇37.4億元,涉及勞動者37.3萬名,同比實現“三量齊減”,分別下降40.5%、63.3%、61.6%。然而成效顯著和巨大數字背后,卻也再次折射出欠薪問題之突出和頑固。

如此根深蒂固的頑疾,當然并非一次反季節的集中整治就能徹底根絕。此次為期40天的專項行動,聚焦欠薪“重災區”工程建設領域,重點對政府投資項目、國企工程項目和其他有欠薪記錄的在建工程項目進行檢查,實現欠薪隱患早發現、問題早處置、歷史陳案早辦結。相信通過強有力的整治打擊,一段時間內問題能夠得到有效控制。然而40天專項行動結束之后呢?多部門的聯合整治是否就此終止?抑或是將形成常態化、制度化的系統治理和協同機制?如若沒有延伸為常態化舉措,誰又能確保欠薪問題不會死灰復燃、故態重發?


同樣需要思考的還有正在實施的“黑名單”管理制度。去年初,人社部實施《拖欠農民工工資“黑名單”管理暫行辦法》,凡列入“黑名單”的組織和個人,將由有關部門在其職責范圍內,對其政府資金支持、政府采購、招投標、生產許可、資質審核、融資貸款、市場準入、稅收優惠、評優評先等方面予以限制,使其“一處違法,處處受限”,通過加大違法成本,使其“不敢欠”“不愿欠”,從而對“老賴們”形成震懾。

初衷及辦法看上去都是完美的,但在實施中有沒有將多部門聯合懲戒落到實處?有沒有真正構建起讓欠薪者寸步難行的天羅地網?近日公布的2019年第三批100家企業“黑名單”,是單次公示力度最大的一次,突顯出各地對治理欠薪問題的愈發重視。但與實際欠薪企業相比,實在是很小的比例。那么,這種“外部壓力”機制到底能起到多大的警示作用,同樣值得研判分析。

毋庸置疑,“冬病夏治”行動和“黑名單”制度都是治理欠薪的有效手段。但風暴式、運動式、救火式的集中整治只能治得了一時,卻解決不了根本。過去十余年農民工被欠薪問題總是像割韭菜一樣,一茬茬地反復上演,就充分說明了這一道理。

要徹底根治欠薪問題,就必須回到問題的成因本身。

眾所周知,農民工被拖欠工資原因復雜,一方面,部分地方政府超出財政允許范圍搞開發建設,一旦財力跟不上,就容易導致政府工程項目欠薪;另一方面,社會上普遍存在的工程建設領域違法轉包、層層分包和資質掛靠等亂象,導致用工秩序混亂、利益鏈條長,無論哪個環節出問題,最終受害的都是農民工群體;還有種常見情況是,企業因經營不善導致資金鏈斷裂或經營停頓,導致欠薪。因此,相關部門在完善各項懲戒舉措時,還應對照各種癥候,從根子上、源頭上尋找解決之道;在集中開展整治時,還應強化日常監管、聯動、協同機制;在進行鐵腕整治問責時,還應觸及問題的內在機理進行系統治理。

《關于全面治理拖欠農民工工資問題的意見》提出,到2020年,形成制度完備、責任落實、監管有力的治理格局,使拖欠農民工工資問題得到根本遏制,努力實現基本無拖欠。這向社會和公眾傳遞出了根治欠薪的決心和意志。按照時間表,當前已進入沖刺期,相關部門要更加注重標本兼治、部門協同、系統治理,最終將這個損害農民工利益的頑癥扔進歷史的垃圾堆里。


二維碼

(掃一掃)
關注中國農網

返回頂部
北京赛pk10历史记录 有没有玩325棋牌输的人 雷速体育 海南环岛赛车彩票控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360 玩哪款游戏可以赚钱 三d直选七码复式多少钱 天易棋牌下载 北京赛车pk10牛牛妙招 网上现金棋牌网站 海南飞鱼历史开奖号码 安徽十一选五开下载 360彩票 黄金岛棋牌游戏下载 双色球间距个数缩水软件 申城棋牌网报名 大乐透胆拖奖金查询表